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笔趣-第一千零十八章 往事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万盛五年四月。
火熱都市言情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十八章 往事讀書
丝绸一案已经查明,沈氏一族是受孟家指使其女栽赃嫁祸。
证据确凿,沈家无罪释放。
知府严承秉返还沈氏家财,放他们归家去。
……
万盛五年十二月。
沈氏绸缎庄重新开业。
……
这一本文书之内,倒是记载了沈家丝绸案后的结果,可惜中间发生了什么,因为有两年的时间之隔,宋青小并不清楚。
好在不久之后,又有人陆续找到了好些万盛年有关的书籍,其中还有一本万盛元年的户籍。
此时半空之上的鬼脸已经被此地的阴魂缠了许久,随着众人接二连三的找到万盛年间的书,她身上的戾气重重的溢了出来。
“死!”
这一声怨毒的诅咒一说出口,话音震得整个地下墓穴都在轻颤。
层层血红的光从那张恐怖的面皮之上散逸开来,所到之处黑雾被消融,群鬼的惨叫声不住传来。
顷刻之间,地底墓穴中便全是血红一片。
‘嗞嗞嗞——’
阴冷的感觉之中,众人只觉得身上又痛又痒,仿佛万虫钻咬一般。
吴婶那通红的眼珠之中刺痛难当,好似又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她还来不及抹眼睛,就听到有人在喊:
“糟了,这些书在融化!”
众人一看,果不其然。
只见血红雾气所到之处,那些积沉在地下多年的书籍等物开始融解。
“这女鬼不想让人找到她的来历,拿衣物先将书本等遮盖起来!”
老道士忙不迭的大喊。
话音刚一落,众人便都依他所言,迅速脱了身上的衣衫,搭盖在书本上面。
只是地下墓穴实在太宽,要想将所有的书本全遮挡完也不大现实。
幸好有万鬼相助,争取了一定时间,使得众人已经找出了一大堆无用的书。
所以大家放弃了已经找出的无用书籍,甚至将一部分看完的书抓扯着扔到了那些还未翻找过的曲籍上面。
如此一来虽说混淆了,可至少能以这些书籍阻挡这红雾一时片刻。
那女鬼暴发的红雾十分厉害,这一会儿功夫,许多遮挡的衣物、书籍已经融化大半。
上面红光闪烁,如火星一般。
红雾沾染到的地方,迅速往外蔓延,很快留下一片阴郁阴煞气,继续向下腐蚀。
只是她越是如此,越是证明她翻找到的古籍里确实记载了此鬼生平来历,恐怕与她如今无脸见人的情况有关。
周围的人都在慌乱抢救书籍,宋青小却捧着那本万盛元年的户籍,将其翻开。
鬼声厉啸中,大量红光汇聚在她身体周围,蠕动着像是想要冲破她的封阻般。
只是那红光在沾碰到她衣物的刹那,云锦宝衣上清幽的火焰却一闪,将那红雾灼退半寸。
一些浓如血的雾围向她的脸颊、手掌时,只见宋青小身体之上金芒一闪,片片鳞甲浮现了出来。
真龙之气散逸开,令得那红雾不敢冒进。
寒冰的力量从她身体之中逸出,如将她身体表面隔出一道防护罩来。
只见漫天红光之下,唯有宋青小、青灯周围如同被隔阻出了一小片净土般。
朦胧的红光包裹之下,宋青小快速在书页之内翻找着。
约片刻之后,那书在翻了二三十页之后,一排小字引起了宋青小的注意:万盛元年.七月十五.孟氏女芳兰自缢于桑树林之下,年芳18。
“孟芳兰?”
她这话一问出口,那半空中的鬼头似是受了极大刺激般,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厉叫声来:
“不是……不是!!!”
喊话的功夫间,那红雾暴动,‘轰’的一声竟击破宋青小灵力的封阻。
一股强大的鬼气席卷而来,无视她的威压,将她手中的那本户籍绞烂!
同一时刻,鬼头身上的万千黑丝化为钢针,突然之间暴涨,并相互绞缠,用力往四面八方的那些骷髅骨头击打而去!
‘轰隆!’
那些绞缠的黑丝击中骨墙的刹那,骨墙之上有大股阴气泄出,试图将这些黑色的丝线阻拦。
哪怕墓穴之中有万千怨魂,可他们的力量与九幽鬼王相比起来,却差了许多的境界。
黑气阻了那绞缠的黑丝不到片刻功夫,就见那些黑丝‘嗖’的分开。
如同千千万万缕脉络,往四周扩散而开,像是藤蔓,要将此地的骨墙封印起来。
骨墙一被阻,那十数根幽魂所化的索链顿时便显得孤立无援。
鬼头的气息暴涨,飘扬在她头颅四周的头发更加凶悍,往四面八方铺缠。
“不好。”
老道士一见这女鬼分魂发飙,便知恐怕宋青小先前喊出的名字与她相关,刺中了她的弱点。
她受了刺激之下力量暴涨,此地的怨魂压她不住。
八卦阵破灭之后,这地底墓穴受到这股鬼气的冲击,像是隐隐也有垮塌的危险。
黑线钻爬之下,不止堆积的骨墙急颤,就连头顶的石头、地面都像是地震一般抖动了起来。
此地毕竟是在墓葬之下,若是一旦坍塌,几个修道之人便罢了,普通人恐怕逃不过这一劫。
他心慈手软,一想到此处,忙就喊道:
“你们继续寻找典籍,长青,替我帮助画聚阴符,我们助这些沈庄的前辈们一臂之力!”
老道士出身道门,懂得驱邪镇鬼、超度亡灵,可同样也懂得护鬼聚阴,只是不常用这法门罢了。
此时话音一落,他不惜耗费自身元气,咬破舌尖,喷出大口精血,嘴中念念有词,开始绘画起聚阴阵来。
血光化为大阵,无数阴气滋养此地阴灵,与他们相连。
受这阴气滋养,那些原本已经显出颓废之势的鬼灵像是瞬间精力焕发般。
无数阴魂顺着链索而上,不要命般的扑咬着女鬼的头颅,分食她身上的阴煞之气,直咬得她惨叫连连。
趁此时机,又有人找到了数本万盛年间的典籍,都一一送了过来。
可惜这几本典籍之中,有两三本都没有,唯独在最后一本的时候,宋青小将其接过一看,就见上面写着:沈庄史记。
万盛九年。
书籍之内已经很少有关于孟家的记载,在失落的史书中,不知当年与沈家因丝绸案结仇的孟家最终是什么样的下场。
但从书中内容看来,宋青小猜测孟家恐怕已经被挤出了庄子。
沈家看样子在丝绸案后发迹了,短短五年的时间,便将庄子改名换姓,可见其势力已经非同一般。
到了万盛九年七月的时候,上面记载了一件事。
沈家家主沈仁成为皇商,其子沈择宁有文才,考得功名,娶……阎氏……妻,双方结秦晋之好……天作之合。
书中竟罕见的以大量笔墨描述了沈择宁此人性情温和,人品端方。
宋青小抿了下唇角,心中思索了起来。
根据目前看过的万盛年的文书史记看来,这孟、沈两家不知因何结怨,而出了丝绸案。
偏偏双方的子女在这个时候相恋。
但从结果看来,这段恋情并不好,孟氏女仿佛有备而来,陷害了沈家一般。
当时孟家势大,沈家全家下狱,却不知为何最终孟氏女自缢而死,而沈家凭借一方信物翻身,将孟家‘赶出’庄子里面。
根据户籍记载,孟氏女死时年芳18,她既与沈择宁是恋人,那么不难推测出沈择宁的年纪应该与她相差不大。
宋青小最早找到的记载中,万盛三年提及了丝绸案。
而孟氏女则自缢于万盛一年,虽说没有找到与之相关的资料记载,但她的死,想必与此案脱不了关系。
一面是情郎,一面是家族,无可奈何之下她选择了自尽这一条路。
也就是说,丝绸案最早可以追溯至万盛元年。
万盛元年发生此案,至三年时案件发生翻转,而到了第五年时,沈家无罪释放。
到九年的时候,沈择宁与阎氏女结为秦晋之好。
“阎氏……”
宋青小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她记得,万盛三年的记载中,好像也有一个姓阎的人出现过:
“阎承秉,知府?”
不知这两个姓阎的有没有相关,但宋青小总觉得线索已经穿连了起来。
沈家当年下狱之后能如此快的翻身,并在几年后迅速发展,除了拿出证据之外,恐怕也少不了人帮持。
知府阎承秉能在他们落难时帮忙奔走,可见双方关系不一般。
在沈家发达后,沈择宁娶的阎氏女,恐怕与阎承秉也有关。
她皱了皱眉,深呼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一丝焦虑:虽说古籍不全,记载也只是寥寥数笔,可事情的大概也能推算得出来。
女鬼十有八九是三百多年前,七月在桑林上吊的孟氏女。
无论是从沈庄后来桑蚕业的发达,以及先前她听到‘孟芳兰’三个字后的暴躁都可以验证这一点。
不过找出了她的身份来历,找到了她当年的一些过往,但这些跟自己的任务白首之约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再往后翻了翻,出乎意料之外的,竟然在这一本万盛九年的《沈庄史记》的最后一页中,找到了一则记载:
万盛九年.十一月。
沈家出现异象,有人夜半游回,说是闹鬼惊吓了阎氏。
……
在此之前,这几本史记之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郑重其事的关于鬼神相关的记载,这是宋青小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笔书。
读书人自有浩然正气,子不语怪力乱神。
兴许野史记载之中有各种各样的神仙鬼怪的传说,但像这样真正的记事之中,是要上报朝廷,各地自留一份存档而已。
记录此事的官员绝不敢随意书写这样的事迹,除非当时事情闹得很大,根本压不下来。
这条记录倒是个意外之喜,宋青小还未将书合拢,那红雾便围涌过来,‘轰’的一声冲击上此书。
那书迅速受红光腐蚀,化为点点黑气溃散。
鬼气侵蚀她的掌心,激起她掌心之中的光鳞来。
宋青小眼中杀机一闪,又有吴婶欢天喜地的喊:
“找到了一本!”
“万盛元年的《孟庄史记》,青小……”
她话音未落,那半空之中的鬼头将嘴一张,一根奇大无比的舌头便朝吴婶卷舔而来。
那舌尖之间萦绕着黑红的血光,极为可怖。
却在还没碰到吴婶身体之时,紫光一闪之际,被大团大团盛开的紫焰莲荷拦住。
火光闪烁之间,女鬼的口中发出凄厉至极的惨呼。
这一声惨叫远比她被鬼群撕咬时更大,足见她此时受创之重。
吴婶受此惊吓,摔倒在地上,却仍咬着牙往宋青小的方向爬,一面将握着书的手极力的往前递,直到被灵力卷住收走。
宋青小将那吴婶手中的《孟庄史记》收入掌中,这才翻开一看,果然就见首页上写着:万盛元年。
这可是个关键之物,来的也正是时候。
那女鬼还在惨叫,声音不绝于耳。
宋青小屏息凝神,一改先前的急躁,细致的翻看此书。
万盛元年的事情,发生得特别多。
这一年乱世结束,大金开国。
皇帝恩赦天下,减免税赋。
而同一年,皇帝万寿将至,各地有品级的官员都准备携带当地特产等物进京贺寿。
自古以来孟庄作为水上城镇,交通发达,各地客商往来不绝,一些稀罕玩意也多。
当地有一姓沈的富户,以贩卖丝绸布帛起家,算是孟庄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听闻此事之后,与孟庄当时最大的乡绅竞争,想要拿到这入贡的门坎,得到官府的青睐,以争取皇商名头。
只是竞争对手乃是孟氏一族,在庄内家族势力极大,其生意包含瓷器、丝绸、茶叶等,富得流油。
照理来说这入贡资格沈家是没有办法与孟家相争的,可这沈家最终献上了一件非凡的绣物,意外打开了官府门路,令得当地官员十分看重。
那绣件双面图案,且这双面图案又可随光线强弱的差别显示出不同的图案,其技艺之精妙,用心之巧慧,简直是当世之无双,可称得上是万中无一的至宝了。
得见此绣件的官员惊为天人,而沈家也凭借此宝,受到官府器重。
一夜之间,沈氏光耀了门楣,甚至打败了竞争对手孟氏,入选了贡商名单之列。
官员得此绣品,视若珍宝,当即便想运送往京城,以讨皇帝欢心。
孟庄倚水而建,这天下无双的绣品也需要借水路运走。
上船半个月后,不知是不是沾了水气的缘故,那绣品之上的颜色竟然开始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