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愛下-第四百四十九章 虎嘯分享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鹿尾山。
山如其名,巴掌大的那么一块地方。
战车在山道间行走,有些颠簸。阿莉雅手捧着装着金王冠的盒子,一直盯着单手支颐,闭目假寐的赵爽。
直到一声战马嘶鸣,径入中军阵列,战车之前。
“君上,古比奇三万胡骑距此已经不足二十里。”
赵爽睁开了眼睛,阿莉雅瞬时低下了头,收回了目光。
戴着玉扳指的手轻轻挥了挥,在山列之中行军的大军瞬时间停了下来。
“列阵!”
一令而下。阿莉雅有些惊奇,赵爽并没有吩咐怎么列阵,可周围的大军却自己动了起来,仿佛他们是赵爽身体的一部分,随着他的意志而动。
一语而出,赵爽又闭上了眼睛。周围人马铺开,战车依旧前行,登上了高坡。
这座山并不大,也不高,周围一座座山坡凸起,而赵爽战车所在之地,则是其中最高的一处,可见周围地势。
阿莉雅直起了身子,手里捧着的盒子依旧不舍得放下,无论去哪都带着。
战车只能挡住雨水和烈阳,四面透风,可见山坡下,一万羽林军分驻在各个道口,以战车结阵。
持矛的重甲士在前,而持弓的甲士在后。士兵们开始从战车上卸下了箭矢,熟悉地分发到各个弓手手中。
阿莉雅知道秦军中利弩,可是在这里却没有见到一个弩手,尽为持弓的战士。他们身后本来就背着一个箭篓,里面装着五十支箭矢。而现在,他们手中又多发了两个箭篓的装备。
一辆辆卸空的战车里里外外列成三层,分列在主阵与两翼。羽林军的组织严明,若是细看,以百人队为一个单位,壁垒分明,大阵之下,又分成了数十个独立的作战单位。
那些让阿莉雅有些惧怕的巨人们,在放下了随身背着的弩车的时候,则聚拢在高坡周围,等待着命令。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七星肥熊-第四百四十九章 虎嘯相伴
骑士们收拢战马,将之放置在了阵中,登上了最外围的两侧的山脊,将巨人们留下的弩车布置在战阵两侧……
丘比居一直骑着马,跟随在阿莉雅身旁。此时,他有些惊诧,这一万羽林军组成的大阵,完完全全将山势掌握在了手中。
丘比居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还跟在队伍后的八头巨大的机关兽,如今却已经隐入阵后的林中,消失不见。
在等待与准备的时间内,阿莉雅有些紧张。随着一声号角声鸣,阿莉雅伸长了脖子,却见远处平野上,一队骑军疾驰,而他们的身后,则跟随着大量的胡骑。
乌压压一片,看不清楚。
骑军入阵。
笔下生花的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七星肥熊-第四百四十九章 虎嘯讀書
随着最后一队前去侦查的斥候回营,主阵的典庆挥了挥手,武卒列队形成的大阵彻底闭合。
古比奇的旗帜就在胡骑之中。他的军队仿佛受到了他的影响,充满了愤怒。在遇到眼前大军时,已经判断出了这是秦军主力。
当即,三万胡骑拍马而来,向着阵中冲击。
那三万胡骑的杀意,扑面而来。即使在高坡之上的阿莉雅也感觉到一阵颤栗,可她回头,却见战车之中的赵爽依旧闭着眼,只是抬起了另一只手,轻轻挥了挥手。
一旁的白露得令,下令身旁的士兵交展旗帜。
便在这一刻,整个大阵仿佛活了过来。
胡马未近,阵中弓手抬起了手中长弓。等到胡骑到了合适的距离,拉开了手中短弓欲向阵中倾斜箭矢时,羽林军三轮箭矢已出。
漫天的箭雨倾覆而下,犹如死神的啸音。霎时间,阵前胡马摧折,月氏的士兵倒落在了地上,随着那争鸣的箭羽在大地上轻颤,淹没无声。
冲在最前面的胡骑阵列稀疏了不少。只是,古比奇大军的冲锋并未停止。
后来者踏上了前人的脚步,向着大阵冲来。
典庆面色严肃,看着高坡之上,号令之地,旗帜再度变化,下达了命令。
“御敌!”
最前一排的武卒手中的长矛放下,密密麻麻,从战车之后伸了出去,令人恐惧。那本在冲锋的胡骑心有畏惧,他们座下的战马更是如此,一时间停住脚步,开始在阵前徘徊,以箭矢、长矛攻敌。
只是,胡骑却发现,他们的箭矢难以透过秦人的甲胄与战车壁,造成有效的杀伤。而等到他们还想要从箭篓中摸箭矢的时候,却被秦军之中直射而来的箭矢命中,掉下了战马。
羽林军的阵列依旧严丝合缝,不露一点缝隙,可阵前失去了主人的胡马却越来越多。
临阵不过三矢。
对于这些长于深山老林之中的赵爽部卒而言,从小便摸着弓箭长大,便如胡人从小伴随着马而长大。
长时间在山林中与野兽为伍,让他们有着充足的体力,维持着火力输送。
对于秦军中一般精锐的弓手而言,在头半个时辰内,足以有着丰沛的体力,保持精准射击。而在之后的两个时辰内,依旧能够维持散射。
事实上,在战后大规模的混战中,并不需要精准射击,大规模的散射依旧能造成足够的伤害。
而两个时辰之后,弓手的体力才会流失殆尽,无法再维持战力。
只是一般来说,那之后,战争也差不多结束了。
当然,精锐的弓手毕竟稀少。相比于需要长久训练的弓手,秦军之中,弩手反而更加普遍。
而赵爽的六千精装弓手,更在秦军一般精锐弓手之上。
配合着三线轮换合击,开战半个时辰,阵前两侧箭矢倾斜,火力源源不断,而阵前的胡骑冲不破武卒的战车阵,只是在不断在增加战场上伤亡数字。
“大翕侯,秦人的箭矢比我们锋利,甲胄比我们坚固,长弓比我们战士短弓射的要远。儿郎们死伤惨重,好几个千人队就这么没了,不少部落也只剩下了一半的骑士。再不想办法,我们怕是都要交待在这里。”
古比奇精瘦的脸上闪烁着怒火,至今未有熄灭。
“冲占两侧山脊的部队呢?”
“已经冲了好几次了,可秦人在两侧山脊上布下了弩车,儿郎们冲不上去。反而暴露在秦军弓手的射程之内,死伤不少。”
胡骑游散,在开阔平坦的战场山占有优势。可是鹿尾山的地形,让胡骑的优势发挥不出来,只能在狭窄的战线上与秦军重甲士兵较量,再加上其后仿佛不知疲倦的长弓手,损失惨重。
占不下两侧山脊,古比奇的军队就无法穿插进秦军的阵列之中,只能将整个如龟壳一般的秦军阵列包围起来。
眼看胡骑死伤越多,古比奇心中怒火越深。想到了自己失去的财宝,想到了被秦人诛杀的子孙,古比奇就越吞不下这口怒气。
“我派去的骑军也应该绕到秦军阵后的林中了。”
说着,古比奇握着自己佩戴在胸前的项链。
“这是最后一搏了!”
从后冲杀,搅乱秦军的阵列,才能获得胜机。
只是,那林木中传出的虎啸声,与久久没有动静的秦军后阵,却将古比奇的希望一点点带入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