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高人竟在我身邊 起點-第287章 腦機接口技術的曙光推薦

高人竟在我身邊
小說推薦高人竟在我身邊高人竟在我身边
“这特么也太赚钱了吧?!”
看着从魔盒文化那边寄来的邮件,还有报告上的那一串数字,就连想出这主意的林君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一百万!
不是一百万元,而是一百万份!
从盲盒在官网上架到现在才刚刚过去三天的时间,销售额便已经突破了百万大关,而且增长的势头丝毫不减。
抛去10元不到的平均成本,按照59元的售价,短短三天的时间,他们就赚了将近四千万元!
不只是如此,当林君用总销售额除以买家人数的时候,更是惊人地发现,每个买家平均消费了3个盲盒!
因为第一批盲盒都是在魔盒文化的官网、公众号这些自有渠道放出的,需要玩家填写自己的游戏账号以获取游戏内的赠品。在对消费人群进行调研的时候,魔盒文化市场部的员工发现,这些付款购买盲盒的不少人都是轻氪甚至是零氪玩家。
即便他们已经足够理性,没有在游戏中花钱,但在盲盒的面前仍然经不住诱.惑剁了手。
而在此之前,完全没有人想过,这个盲盒能卖的这么好。
精华都市异能 高人竟在我身邊笔趣-第287章 腦機接口技術的曙光看書
甚至就连对自己的点子有足够信心的林君自己,最初预期的目标也仅仅只是首周销量破十万而已,根本没想过最后居然会这么夸张。
毕竟对手游的周边感兴趣的玩家并只是少数。
然而这个盲盒,却是明显打破了这一规律,让原本对周边不感兴趣的玩家,也加入到了“拆箱”大军中。
甚至不用拓宽销路了,照现在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搞不好卖周边赚的钱比游戏本身赚的还多!
“林总……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调整一下几款稀有手办在盲盒中占有的比例?我这两天看到不少吐槽我们爆率的帖子,不少玩家对这件事儿的意见都很大。”
电话中,从母公司空降到魔盒文化的副总李晓峰,正向林君汇报着工作,同时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有个玩家甚至晒了购买记录,五个盒子结果开出了五个钥匙扣,还都是同一款的,我担心这会影响到咱们的口碑……”
听完了李晓峰的话之后,林君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地说道。
“不存在的,如果我们真调整了爆率,你信不信骂我们的热比现在还多。”
盲盒现在之所以有出圈的趋势,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数万部落冲突的玩家在二手市场上求购盲盒开出的手办,而最稀有的那几个手办已经被炒到了上万元。
如果修改爆率,毫无疑问会让这些稀有手办在二手市场的价格暴跌。表面上看这似乎对魔盒文化的业绩没什么影响,但实际上却是相当于砸了自己的招牌。
只不过,连着开了五个同款的钥匙扣确实是个问题。就算是谢谢惠顾的安慰奖,连续开出这么多同款的也确实有些敷衍了。
考虑到非洲玩家也给盲盒贡献了不小的销量,林君觉得自己必须得想个法子,也照顾下他们的购物体验。
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林君在电话里继续说道。
“这样好了……你让美术部的人多设计几款造型不同类型的基础款产品,防止单一产品的出现率过高。另外,让你们市场部的人对玩家的消费记录进行识别,如果是已经购买过五个盲盒的玩家,对其第六或者第七个盲盒的爆率进行锁定,确保他下一个一定能开出来和之前不一样的东西。”
听到这个主意,李晓峰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这主意听起来不错,我回头和其他高管讨论下。”
林君笑着说道。
好看的都市小說 高人竟在我身邊 起點-第287章 腦機接口技術的曙光推薦
“嗯,细节上你们多讨论讨论吧,我也就是随口一说。”
挂了电话,林君没有等多久,立刻将电话打给了郝云。
当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郝云此刻正好站在投资了十个亿的云梦科技的实验室里,听着他潜力值9的研究员介绍着这里的情况,因此没有和林君聊太久,只是简单了解了下销量,然后便结束了通话,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这个实验室身上。
根据吴帆的介绍,这座实验室原本隶属于一家医疗器械研究机构,但因为经营不善以及新产品研发失败等一系列的原因,最终不得不打包出售了实验室和实验室内的所有器材以偿还银行的贷款。
在收购这家实验室之前,吴帆曾经租用过这里的设备,因此对这里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收购这家实验室之后的第二天,他便拎着行李箱直接住进了实验室里。
至于郝云为什么会突然来这里,一方面是因为今天正好没课,另一方面则是想着都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于是便干脆打了个车过来看看。
“我这里有点乱,希望您别介意。”
将郝云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吴帆这才注意到自己桌上堆满的乱糟糟的东西,不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没事儿,我见过比这更乱的。”郝云倒是没有在意这里摆放的东西是否整齐,相比之下他更关心另一件事情,“研究的进度怎么样了?”
“现在谈进度还太早了,还有几个关键性的问题没有解决,”给郝云倒了杯咖啡,邀请他在沙发上坐下之后,吴帆继续说道,“大脑对于我们来说是个黑箱,至少对于现在的我们而言是如此。我们要做的不只是读取它的信息,还有向里面写入信息,这会涉及到当今学术界许多尚未解决的瓶颈。”
“哪怕是现在已经被用于治疗帕金森病的侵入式脑机接口技术,也不能说对大脑毫无损伤,毕竟我们总得将电极伸进去。”
郝云思索了片刻之后,开口询问道。
“如果是非侵入式的呢?”
“非侵入式?那等着我们解决的难题就更多了。”
“你不看好这条路线?”
“倒也不是不看好,只是现在说看好哪条路线还太早了点,”放下了手中的咖啡,吴帆接着说道,“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最近我们在实验中的发现,倒是对非侵入式的技术路线更有利一些。”
“什么发现?”一听说有进展,郝云连忙开口问道。
“一种特殊结构的磁性纳米颗粒,”吴帆指了指桌上那堆实验数据,继续说道,“我们将这种物质从小鼠的后脑植入其体内,使这种颗粒附着在特定的神经元上,然后借助磁场诱导技术确实采集到了一些信息。”
“虽然这项技术还不成熟,但至少给我们的研究提供了一条思路。乐观点想,我们已经找到了解决读写问题中,关于‘读’的办法。”
“如果您感兴趣的话,可以拷一份回去看看。不过我还建议您,最好还是不要将这些不成熟的数据带出实验室,最好是在这里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