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笔趣-第三百二十四章 宴中大醉推薦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众仙友快快请起,你我都是仙族同袍,诸位不嫌弃我这丑陋的模样,仍然和我并肩作战我已经欢欣无比,更何况我只不过是做了自己该为之事,并无大功。”
西门天立于阁前,望向这些自发而来朝拜的仙族们,银白色战袍于风中猎猎作响,环视穹宇,一时间竟然颇有些君临天下的感觉。
“遵命!”众仙得令,依其言徐徐而起,清一色的仙族制式战衣于太阳星的光芒下显得格外亮眼。
这些仙族中,有着许多熟悉的面孔,其中就有曾经他所率领的部众,也有当年他在仙界历练之时所遇到的好友,甚至还有追杀过他的仙人。
当然,也有许多的原本在记忆中出现却没有在这里的仙人。他们也许为仙族的生存牺牲了,葬在仙冢之中,也许魂飞魄散,消失在天际,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可是不管如何,一切该过去的还是过去了。仙界经历了三族之争,最终还是仙族源远流长,成为了仙界最终的赢家。
“小混蛋,我龙族长得这么神骏,居然被你说成丑陋。”龙皇略有恼意的讯息传到西门天的识海中,打断了他的思绪,却让他不禁莞尔。
“长得这么神俊,还被我手下的婉儿吓得捅了一剑。”西门天又拿这件事情来调侃龙皇,丝毫不给它一点面子。
“仙帝过谦了,仙族千古,从未出现像您一样的仙人。”
此刻,就连颐恒真仙都由衷的佩服眼前这个青年。纵然他们至少比西门天年长数千岁,多的甚至有数万岁,可是他们的功劳远远不及其千分之一。
“是啊,仙帝过谦了,倒是我等小肚鸡肠,不识仙帝之尊。”众仙纷纷应和,有一些仙人的脸上都显惭愧之色。
西门天之功,在统帅大军抵御魔族,诛灭数位魔王,延缓了魔族的攻势;在以寿元的代价打伤魔尊,让五仙王得以暂时将孽魔封印,为仙族赢得喘息之机;在获得本源之力,成就一代仙帝,成为仙族新的希望;在斩灭魔族,让仙界永无后顾之忧。
“好了,现在大战已经结束了,你们也不必叫我仙帝,倒是显得生分。如若不嫌弃,就叫我天儿吧。”西门天忽然回首,看见小青还在后面做着鬼脸,星目一瞪,吓得她立即缩回阁里。
再等他转回头来时,底下的仙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仙帝可是仙界神一般的存在。比起受到众仙所尊敬的仙王,仙帝在他们的想象中都是不可亵渎的存在。
“婉儿,你先叫。”见众仙不敢,西门天示意一下宋婉,让她先带个头。
“统帅,我……”
宋婉虽为仙王,除去仙界的本源之力与西门天算是同一个境界,但即便如此,一向雷厉风行的她也露出了犹豫的神色。低下头,神情竟然有些忸怩。
“执行军令。”西门天无奈,脸一板,佯装生气的样子。
宋婉闭上眼睛,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眉目之间的锋芒渐渐隐退,露出的是属于小女儿的那种温婉的柔情。
“天儿。”像是轻轻的呼唤,带着唇齿间清晰的声音,宋婉脸色颇有些复杂。从前只有在梦里和幻想中,她才敢这么叫。
“这就对了,宋青青!”西门天越过宋婉的目光,干咳了一声,又点一名,正是当年被她救下的那位女子。
西门天将记得的一些名字缓缓诵出,那些被点到的仙族挨个出列,或紧张,或胆战,或自豪,或激动,只是一会儿他就和这些仙族打成了一片。
“今日当大摆宴席,兑现我当年仙魔之战前许下的诺言,我们不醉不归!”
西门天意念一动,虹光似匹练自天的一边一直延伸到另一边。转眼间又霞光阵阵,原本湛蓝清澈的天空出现片片彩云。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仙戀之雙生劫 起點-第三百二十四章 宴中大醉看書
“光景色好看没有用,得加点酒。”他摇了摇头,对着虚空画一道巨大的圆弧双手一压。只见天空似被剪掉一块,美酒从上似倾盆之水一般漏下,浓郁的酒香四处飘散。
此等造化之力,寻常仙人何能见过?当即惊叹连连,各自祭出酒器去接那不知何处来的美酒。这些酒器大小不一,却都是仙族所备能容纳空间之物,盛酒万斗亦不在话下。
西门天接了一些酒,仰头将之一饮而尽。醇厚的美酒初入口只是微辣,待咽下喉时酒香弥漫,真乃回味无穷。他刻意没有使用仙气来化解这酒水,而是借着酒兴,对着虚空一扬。
“有酒无食,岂不是淡而无味?”玉盘珍羞一列排开,端的尽是仙界及其珍稀之物,言饕餮盛宴丝毫不为过。
众仙人也不再客气,敞开胸怀大吃大喝,其间不乏高谈阔论,更兼着欢声笑语。尽管仙人吸收天地之间的仙气,根本不需要这些无益于修为的食物美酒,可是这等情怀着实令他们迷恋。
“问天,我来敬你一杯。”一位中年文士模样的真仙凑了过来,手持酒壶面露笑意。
“你是谁啊……哦,原来是掌门,弟子失礼了。”西门天微醺,只是抬眉一看,发现是云天宗的紫阳上人,就这么向他行起礼来。
“不可不可。”紫阳慌忙扶住西门天,只见他脸上龙鳞微张,未覆盖的地方显出几抹酡红,显然是喝醉了。
紫阳见西门天醉得如此厉害,猜测他定有什么心事。不然以西门天的修为,莫说这些酒,就算仙界沧海之水的量都不足以让他醉得这么深。
西门天醉眼朦胧,一只手直接搭紫阳真仙的身上。难言的悲伤自心底发出,居然对紫阳真仙的心绪都有了一丝感染。
“问天,你如今已经是无所不能的存在,仙界在你的努力下终于太平盛世,你怎么还醉成这样?有什么心事不妨说给我听听,说出来心里就舒服一些了。”
若是常人,当然希望清醒了最好,除非心中郁结,不然也不至于买醉至此。
“无所不能?我还差的得远了。”西门天虽然醉了,但是他却心如明镜。神遗战场中的那个石像的本尊,才是他真正追求的目标。
比起强大的神主,西门天真的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渺小和无能。虽然大仇报了,可是自己没有能力让她回来,依旧没有办法共享这普天同庆之乐,这又让他如何高兴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