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567章 我梭哈鑒賞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徐小鱼把自己顺着一路摸过去的事儿说了,王老二叹道:“我没什么能教你的了,以后……少杀人。”
“为何?”
徐小鱼看着颇为兴奋。
王老二骂道:“杀人杀多了会出事。当年我杀人杀多了,整个人不对劲,看着人就像是看着……就像是看着牛羊一般。后来断了一只手,心中绝望,当时也生出过杀人的心思。幸而郎君把我收了。”
他回身,发现贾平安和杜贺一脸严肃。
“今日你问了谁?”
“就是问了道德坊外面蹲着的那个老人家,还有问了几个坊卒,一路问过去。”
徐小鱼突然面色大变,跪下道:“郎君只管把我丢出去,不……”
他摸出短刀,猛地想抹脖子。
贾平安一脚踹飞了短刀,骂道:“要死也是我死!”
杜贺叹道:“若是追查到这里……小鱼难逃嫌疑。”
王老二说道:“要不让小鱼远走高飞。”
杜贺骂道:“飞个屁,一走就是不打自招。”
“那……”
王老二的眼中多了凶光,“郎君,要不……”
贾平安一脚踹去,“狗曰的,我不是杀人狂,更不是那等牵累无辜之人,此事……就这样。”
“就这样?”
贾平安回了后院。
“阿耶!阿耶!”
小棉袄叫的贾平安心软,抱起她笑道:“兜兜喜欢什么?”
“阿耶阿耶!”
兜兜现在也就是能叫人,偶尔蹦几句话。
晚些躺在床上,贾平安在想着此事的手尾。
现在最纠结的就是李家的反应,若是李家把纵火的事儿报上去了,那么这个事儿就明朗了,哪怕没证据,依旧能断定是贾家干的。
李旭家谁会知道?
这等纵火的事儿不可能大嘴巴乱说……
贾平安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很蠢。
纵火的那三人必然会猜到李旭的死和贾家有关……才将令人纵火,接着就被人一刀弄死,这事儿换谁都会想着是贾家的手笔。
那三人在长安之外,但难免以后会泄露出来。
也就是说,此事……躲不掉。
早来晚来都会来,与其左右为男,不如奋勇前进,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徐小鱼……
这娃真的……胆子大,以前别说是杀人,就算是杀鸡都哆嗦的一个少年,现在竟然成了个杀胚。
做人要有底线!
贾平安的选项里压根就没有交出徐小鱼。
可一旦曝光,抓徐小鱼是必然的事儿。
阿姐?
这事儿涉及宗室,阿姐掺和会火上浇油。
李治对宗室的态度很复杂,在需要时就露出笑脸,不需要时就觉着那群亲戚都是累赘……
这便是典型的渣男。
但宗室被弄死了。
凶手怎么办?
劝说是不可能的,李治看似好说话,实际上骨子里却是最无情的一个人。
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贾平安捂额。
这事儿麻爪了。
但帝王看重什么?
好处利益。
这分为两处,公;私。
公这一面贾平安没啥可说了,国子监才将被他砸场子,恨不能把他扔厨房的大罐子里炖了,分而食之。
私……
对于李治而言,百骑就是他的私人力量。
贾平安能用来交换的筹码太少了。
“以前喝多了还嚎叫什么哥无所畏惧,这一下没辙了。”
事情一旦爆发,宗室施压,李治也扛不住啊!
总不能为了老贾家的一个仆役就罔顾律法吧?
“但他纵火在前!”
“可纵火没成功啊!”
贾平安迷迷糊糊的睡了。
半梦半醒之间……
他猛地醒来。
然后披着衣裳去了前院。
杜贺、王老二就蹲在角落里嘀咕。
“郎君。”
杜贺二人起身。
“徐小鱼呢?”
“先前灌醉了他,此刻睡的很沉。”
贾平安蹲下,“此事莫要再议论了,让小鱼安心,我有法子。”
“郎君,你莫要去请罪!”
杜贺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这个。
“我哪来的罪?”
我只是想和皇帝做个交易罢了。
他回到后院,刚想进屋。
“嘤嘤嘤!”
阿福滚滚而来,一路滚进了卧室。
“咱爷俩睡。”
一觉醒来,贾平安发现自己把阿福当做了枕头,而阿福依旧睡的很香。
起床,洗漱,操练。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567章 我梭哈熱推
“阿耶!”
两个孩子现在渐渐和贾平安熟悉了,也爱粘着他。
贾平安一手抱着一个,挺稀罕的。
“阿耶!”
亲一口小棉袄!
兜兜笨拙的捂着脸,准备瘪嘴。
贾平安颠着她,一直颠的咯咯咯的笑。
“阿耶要吃饭了,来。”
苏荷想接孩子,兜兜大哭。
“阿耶!阿耶!”
“在呢!”
贾平安大乐,“看看,你自家每日带着兜兜,兜兜还是喜欢我。”
得意洋洋的贾平安上衙去了。
在百骑里打个幌子之后,他就溜达到了宫门外。
“兄长。”
今日李敬业竟然值守。
“你为何在这?”
“昨日和他们去青楼,他们非得要和我比试,结果……”
李敬业一脸得意,“我还好,他们都完了。今日都恼羞成怒,说是让我来这里值守。”
男人最怕的就是被人当场碾压。
李敬业看着贾平安,“兄长你这是有事?”
“我哪来的事。”
“兄长你看着就像是……”
李敬业努力想了想,“就像是阿翁那次三日没拉屎的模样。”
边上的军士浑身颤抖,面色通红。
贾平安摩拳擦掌,若非这里是宫门,他定然要捶死这娃。
李敬业唏嘘,“兄长,他们说高阳公主最近可是娇艳欲滴啊!有人说想做驸马呢!”
贾平安从安西归来后,就一直在交作业,三个女人滋润了,他却觉得自己有些往药渣方向变的趋势。
要控制啊小伙!
他暗自下定决心。
“兄长你的脸有些白。”
难道是肾阴虚了?
贾平安不禁有些难过。
“哦,是刚才太阳没照到。”
李敬业突然站直了身体,长孙无忌等人出来了。
长孙无忌看着依旧,瞥了贾平安一眼,眼神平静。
——你这等小虾米,老夫不屑于多看一眼。
贾平安脑补了一番长孙无忌的内心活动,随即请见。
晚些宫中有人来接他。
“武阳侯,跟着咱来。”
贾平安点头,“敬业,我进去了啊!”
“兄长一路走好。”
贾平安:“……”
我特娘的又想动手了。
宫中没啥好看的,一路进殿,李治坐在那里,一个内侍在给他念诵奏疏。
行礼后,内侍起身告退。
李治看了他一眼,“贾家纵火之事朕令人在查了。”
百强大统领家被烧了,于情于理他都该表示一下愤怒和关切。
贾平安看了王忠良一眼。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567章 我梭哈相伴
王忠良回以‘你有病’的眼神。
你什么身份没点那个数?竟然还想着能让陛下清空殿内的人。
李治没动静。
大概也觉得贾平安多事。
可我不是事儿妈,而是事情找上门来了。
贾平安抬头,目光深情的让李治想干呕一下。
“陛下,臣那日听到内侍说陛下头晕目眩……”
帝王的病情是你能问的吗?
王忠良一声厉喝,“大胆!”
大你妹!
贾平安看了王忠良一眼,“臣记得新学中有些记载,只是……不知可是目不能视物?头重煎熬。”
本来不悦的李治猛地目光冷厉,“谁告诉你的?”
帝王的威严迸发。
他定然以为是阿姐吧。
果然,遇到事儿就怀疑自己的老婆,这不是渣男是什么?
“陛下,臣回想到了些。”
李治盯着他,气氛渐渐不对。
难道背后还埋伏了三百刀斧手?
只等摔杯为号,一刀把我剁了。
贾平安胡思乱想着。
李治冷冷的道:“什么记载?”
渣男总算是不再追究这个了。
但王忠良明显的在戒备,还冲着外面招手。
这是想召唤谁?
奥特曼吗?
贾平安收敛心神,“陛下,此等病新学原先有位前辈得过,所以有记载。”
李治拿起一份奏疏,随意看了一眼,“那人做了什么?为何会记载流传下来?”
贾平安目露回忆之色,“那位前辈坐在树下观察果子落下,顿悟了万有引力的道理。”
“引力为何物?”
李治很好学。
“陛下,所谓引力……”贾平安想了一下,伸手去怀里摸。
“咳咳!”王忠良一脸忠心耿耿的模样。
贾平安摸了半晌……
李治和王忠良都在等着,可这厮尴尬的道:“早上带的蒸饼在路上吃了。”
精华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第567章 我梭哈熱推
好你个贾平安。
王忠良绷着脸,“武阳侯,行路时不可饮食。”
官员的一言一行都会被盯着,比如说不许进市场,不许当街买东西,不许在上衙的时候吃东西……
管的比我妈还宽!
贾平安没搭理他,“陛下请看。”
他蹦跳了一下。
李治皱眉。
贾平安再蹦跳了一下。
李治觉得这厮有病。
若是他知晓僵尸跳的话,大概率会把手中的奏疏扔下来,然后上去一阵暴打,把贾师傅打个生活不能自理。
“武阳侯!”
王忠良绷着脸,“你这是何意?”
你跳的一点美感都没有。
没文化!
贾平安说道:“陛下,臣借个东西。”
他走过去,从一个内侍的手中接过手巾。
“武阳侯!”
内侍觉得自己失职了,如丧考妣。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心想你会为了这个实验而名声大噪,青史留名……武阳侯在演示引力时,从某内侍的手中拿了手巾。
他举起手巾松手,手巾落下。
这人是来消遣朕的吗?
丢东西……什么东西不落?
贾平安问道:“陛下,为何这些东西会掉?”
王忠良觉得这厮是在挑衅皇帝的智商,“什么东西不掉?”
这是来自取其辱的……贾平安问道:“为何铁掉下很快,而手巾很慢?”
王忠良觉得贾平安白痴了,“因为铁重。”
铁为何重?
这个问题就不反问你了,免得结仇。
贾平安用自信的目光扫了王忠良一眼,“那么……在冬天时,呵出的气为何会飘起来?”
王忠良觉得自己的智慧能碾压贾平安,“因为气轻。”
无懈可击。
可你进圈套了呀!
贾平安叹息,“冬日你冲着手心哈气,没多久手心里就有水汽,那些气就是水汽,水汽有重量……为何不落?”
擦!
是啊!
水汽就是变形的水,为何不落?
王忠良斯巴达了。
李治对这个问题颇有兴趣,但此刻却没心思关注这个,“那人是谁?”
“那人姓牛。”
“牛……”李治觉得古怪,“牛姓不多。”
“是!”
牛顿牛大爷可是牛大了。
“你……先前说了什么?”李治发现自己被贾平安带沟里去了,竟然忘掉了原先的话题。
就等着这么一下啊!
“陛下,臣这几日冥思苦想,绞尽脑汁……”
贾平安看着很是艰难的模样。
你好歹说句话啊!
李治动容,“辛苦了。”
帝王都是渣男,贾平安不敢担保李治的节操。
“陛下,臣想了许久,一夜未眠。”
贾平安的模样一看就是没睡好,“当年新学群贤毕至,为牛先生诊看,最终得出了结论……此病无法治。”
他看了李治一眼。
李治的眸色微微黯淡了一瞬,旋即恢复了平静。
“朕知道了。”
他是帝王,哪怕是身患绝症,也不能流露出半分绝望惶然,否则会引发一系列不可控的事件。
哪怕是死,他也必须死的有尊严。
这就是帝王,很累,但必须要如此做。
“但那些前辈琢磨出了许多经验,那位牛前辈最后活到了七十余岁。”
瞬间李治的眼中就多了惊喜之色。
“什么经验?”
“清淡。”
贾平安想了想,“重口味的,譬如说重油重盐,陛下,从此刻起,吃食必须要少放盐,另外茶水就别喝了。”
李治一家子都是羊肉的狂热爱好者。
而且羊肉必须要吃肥羊,什么全瘦的谁吃?
至于饭菜少放盐,那就更难受了。
没盐就没滋味。
李治皱眉。
“还有,心情最好保持愉悦,另外,不得熬夜,不能太劳累。”
就这?
李治觉得这有些儿戏。
贾平安拱手,“这是那些前辈验证过的手段,若是无用,臣领罪。”
李治的毛病在这个时代,不,就算是在后世也没法根治,唯一的办法就是保养。
李治默然。
少油少盐,怎么吃?
还有不得熬夜,一旦出现难事,他会夜以继日的琢磨,怎么可能不熬夜?
皇帝看来在纠结……
你怕是不知道这个毛病后期的发展吧?
贾平安回想了一下后世医生的那种权威模样,最后冷脸……
但这模样却和那些电线杆上的老中医差不多。
“陛下,这病会头晕目眩,头重,这些都不打紧。那位牛前辈的眼睛渐渐昏花,不能视物……头痛欲裂……”
后世记载李治的病情就是这模样。
而且这个病无药可治。
最后有医官用针给李治放血……
放血疗法靠谱吗?
贾平安读小学时,那时候医疗条件差,有个关系好的同学类似于中暑般的反应,他的母亲就捋他的手指头,一直捋,捋的指腹有些胀时,用针刺放出了深色的血。十根手指头一一如此,说是效果不错。
这玩意传承无数年了,一直在民间。
后来有人惊呼,“这不是韩剧里的吗?”,贾平安差点想喷他一脸盐汽水。
华夏太多这样的好东西,都觉得习以为常了,所以也没谁想着把这些东西放到媒体上去展示,不够丢人的。
然后就成了别人家的宝贝。
李治想到了那两个老郎中的交代。
这病治不好。
要保养。
但如何保养却没招。
而贾平安不但说的全对,关键是他还给出了解决方案。
这个就不得了了。
李治收起了轻视,“吃清淡些朕倒是能做到,可还得少盐,少盐则无味。”
王忠良心想要是没盐的话,那吃饭岂不是受刑?
贾平安叹息一声,“其实,低盐的食物也可以很美味。而且,当适应了低盐之后,食物的本来味道就会占据上风。”
后世追求食物的原味,低盐就是了。
这样吗?
如此……
这便是对李治的重大利好。
该如何赏赐贾平安?
李治踌躇着。
百骑目前还离不得他,若是他不在,李治寻的继任者无法胜任现在的局势。
长孙无忌一伙依旧在朝堂上盘根错节,百骑若是废掉了,对于李治而言就是自断手臂。
贾平安看了李治一眼,说道:“陛下,臣……有罪。”
李治心中一个咯噔。
“你有何罪?”
关键时刻到了。
贾平安一脸沉痛的道:“陛下,臣家中被人焚烧,臣得知后怒不可遏,开始以为是国子监诸人动的手,就去国子监闹了一场。”
李治冷哼一声。
功劳—1。
贾平安一脸沉痛。
咦!
李治觉得不对。
就算是因此功劳打折扣,也足以让贾平安升爵。
他为何这般?
李治深吸一口气,冷眼看着。
“陛下,臣后来遣人去查,发现纵火的有三人。”
沈丘!
李治抬头,沈丘就在不远处,脸上难看。
他带着人查了许久,可一无所获。
贾平安自家随便查了一下,却寻到了凶手。
他想到了阿宝。
也想到了王老二。
但就是没想到那个不打眼的徐小鱼。
“陛下,臣当时……喝多了。”
贾平安‘把肠子都悔青了’,“臣当时破口大骂,后来一时不忿,就出门去寻那人的晦气。臣翻墙进去,正好撞到他喝多了喝骂,说臣蠢,愚不可及,竟然以为是国子监那些人干的,臣一时义愤,就拔出短刀,戳了他一刀。”
“臣当时只是随手一刀泄愤,随后就走了,出来还遇到了金吾卫的人问话。”贾平安觉得那个问话太绝了,完美的让他圆谎,“臣得知他死后,心中不安,本想遮掩,可良心却不安,更觉得辜负了陛下的看重,臣……一夜煎熬,于是来请罪。”
李治沉声道:“你杀了谁?”
所有的赌注都下了,我梭哈……贾平安抬头,“李旭。”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