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九百三十六章   聞寶心動欲入地相伴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黑与白的出现。
让钟文像是寻回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让钟文处在这术门之地,像是在自己一样。
而他并不知道。
此时的巫门内,也是紧张不已。
“长老,那太一门的小道士又来了,我们怎么办?”鱼肠来到飞鹰的住处,很是担忧的禀报道。
飞鹰一闻鱼肠的话后,立马起身,“走,跟我去见太上长老,想来这小道士这一次来我术门,肯定是为了火蛟而来的。”
片刻后。
飞鹰他们到了他们术门的太上长老柳叶的一个小洞当中。
当柳叶听闻钟文再一次的到了术门,也是紧张了起来,“看来,十年前因为大雷火弹的出现吓走了他,而如今,想来他已是做好了防护准备了。火蛟如何了?”
十年后的柳叶。
从其面相上看,越发的老了。
其脸部的皮肤,早已是没了水份,如枯树皮一般。
依她的情况,不出几年,必然是要仙逝了。
而这十年,柳叶如以往一般,境界卡在先天之上九层的境界,未有突破的迹像。
身为术门的太上长老,其境界虽说与飞鹰毒雷他们二人一样,可这身手,却是最强的。
再者。
柳叶除了乃是这术门的最强者,其身份也是最高的。
钟文的再一次突然而至,能拿主意的,无非就是她了。
“回太上长老,火蛟十年以来未曾有动静了,一直在孵化它的那颗蛋,看动静,那颗蛋估计这两天就要破壳了。”鱼肠小心的回应道。
火蛟蛋。
十年的孵化。
这也算是火蛟独有的了。
灵物嘛,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情况。
柳叶闻话后,看了看飞鹰和毒雷他们,随即交待道:“即然那小道士再次来我术门,其必然是要来夺得火蛟胆的,虽我等不并不知道他为何要火蛟胆,可如今我术门大敌当前,你们一会这般……”
交待了一通的柳叶,随即缓缓闭上眼,开始稳定紧张的情绪,内气也开始平稳了下来。
飞鹰他们得了指使之后,纷纷开始行动。
而此刻。
术门之上的钟文。
却是并不知晓术门之下的任何情况,一直跟着黑与白在说着话,问着一些消息。
“黑与白,你跟我说说,地下到底有什么东西让你们如此的看中,不过你们不能说话,那我就猜吧。我对错了,你们就摇头,说对了,你们就点头可好?”钟文坐在地上,看着跟前的两只小家伙,似是老朋友一般的问起话来。
“吱吱吱。”两只小家伙很是通灵,听了钟文的话后,连连点头。
点完头的黑与白,随即爬上钟文的腿,趴坐在钟文的大腿上,静待着钟文问话。
钟文思虑了片刻后,随即向着黑与白问道:“下面的宝物,是金光闪闪的?”
“吱吱吱”黑与白叫了几声后摇头。
“是铸造兵器的材料?”钟文继续问道。
“吱吱吱”黑与白继续摇头。
“是……”
“吱……”
如此一人两鼠,就这么坐在术门所在的山凹内,一问一吱的。
小半个时辰后。
钟文终于是见到黑与白点头了,这让钟文这才宽心了起来。
“原来是吃的,那这吃的是不是可以增加寿命或者治疗伤病的宝物?”钟文在见到了黑与白点头之后,高兴的继续问道。
“吱吱吱”黑与白又点头,又摇头的。
这一下,到是让钟文开始分不清楚黑与白这是认同自己的问话,还是不认同了。
又点头又摇头的,这又是何意呢?
随之。
钟文开始在脑中过滤起长在地下,且又能吃的宝物来。
豁然。
钟文的脑中闪现出一个很特别的东西来——荫菇。
荫菇。
所生长的地方,就是黑暗的地方。
而且。
荫菇除了喜欢黑暗的地方之外,更是喜欢带点热气的地方。
术门所在的北山之下。
除了石炭,就是石炭。
这也算是佐证的一点了。
至于热源之地,钟文目前还没寻找到这北山之下,是不是存在热源。
但依着术门有着火蛟的存在,看来这术门之下,必然是有热源的来源了,所以,凭这两点,钟文猜测着黑与白藏身在这术门之地,肯定是因为术门之下有荫菇。
荫菇。
可以说乃是曾经老驼交给钟文的那本册子之上,记录最顶级的奇药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txt-第九百三十六章   聞寶心動欲入地看書
而钟文从天地宗,以及各典籍中所查。
荫菇的记录也好,还是记载也罢,均乃是最顶级的宝物。
为何?
原因就是这荫菇除了能增加寿命之外,更是可以助人突破境界。
其要是直接服用,至少能增加十至二十年的寿命,而且如果此人正处在先天之上九层的境界之时服用,那会直接突破到武道之境。
荫菇放在所有奇物奇宝当中,可以说是最为顶级的存在了。
而且,荫菇服用一次,虽说寿命只能增加一次,可这突破境界门坎的,却是可以连续好几次。
直到自身产生的了耐药性之后,再服用荫菇这才没了效果。
甚者。
荫菇还不是单个生长的,而是成片成片的生长。
众观典籍或者记载,到目前为止,也仅有上古那些大能见到过,而后很长的时间里,却是没有听说有人见到过。
可见。
这荫菇到底有多牛了。
一想到荫菇,钟文顿时就激动不已。
这比他得到圣莲子和朱果来,都要激动的很。
“黑与白,是不是下面长了很多像蘑菇一样的东西?”激动之余,钟文再一次的向着黑与白确认道。
“吱吱吱”黑与白闻话后,立马点头。
到了此间,钟文这激动的心,再一次的震颤了起来。
从黑与白的确认之下,钟文可以肯定,那术门为的就是这片地下的荫菇了。
这也难怪。
术门的前生今世之传闻种种了。
到了此间。
钟文也不再与黑与白问话,直接把黑与白抱起放在地上起了身,“黑与白,你们能不能把那些蘑菇弄上来给我?”
“吱吱吱”黑与白原本以为钟文这是要跟它们一起下去,可却是听见钟文说要把那些蘑菇给他,随即吱吱声声,还连连摇头,更是立起了身子,伸出爪子指了指它们的那个小洞。
钟文不明,但也知道。
估计黑与白暂时也得不到荫菇。
“算了,依着那荫菇的特性,其深度绝非几十丈可言,而你们挖洞的速度,就算是十年,估计也难挖到。”钟文想明白了。
荫菇是好东西,可是荫菇的特性,着实不是黑与白两只小家伙所能得到的。
就连那术门在这北山不知道多少年了,到如今也没有听闻过挖到什么奇宝。
说来也是。
术门中的人,钟文也算是都见过了。
最强者也只是那位太上长老柳叶,也只是先天之上九层的境界。
如真要是挖到了荫菇的生长之地,指不定这术门会出现不知凡几的武道之境高手来。
“黑与白,你们继续,我要做我的事情了,待我从术门出来后,你们到时候跟我回龙泉观。要是我回不来,记得帮我通知鬼手。”钟文像是与老朋友交待后事一样。
如实。
这术门并不是谁都能闯的地方。
术门之内,可是有着火器的存在。
深知火器威力的钟文,此次再闯术门,本就没有多少的底气。
要不是因为自己女儿的事情,钟文也不至于要闯这术门。
“吱吱吱”黑与白到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向着钟文叫了几声后,连连点头,随即快速的爬进了那个小洞当中去了。
钟文虽不知道自己此次闯术门的结果如何,但为了以防万一,只能如此交待了。
待黑与白消失在那个小洞之后,钟文一个纵身,就到了一个圆顶石屋,随之重重的轰了一拳。
“砰”的一声巨响。
圆顶石屋被钟文这一强劲的一拳,给轰塌了。
片刻之间。
那石屋内的机关开始响动。
从石屋内走出来的飞鹰,怒视着钟文,“九首道长,我术门与你太一门并无仇怨,而九首道长再一次的闯我术门,更是轰击我宗门石屋,难道就因为九首道长乃是无上高手不成吗?”
钟文看了看飞鹰,随之一笑道:“怎么会没有仇怨,想当年贫道才先天之境之时,你们这位叫鱼肠的宗主,却是伤过我,难道这不是仇怨吗?此次贫道前来你术门,自然要报当年之仇了。”
钟文的话一出,站在飞鹰身后的鱼肠,顿时紧张不已。
如实。
许多年前。
他确实伤过钟文。
当时要不是鬼手突然出现,钟文说不定就要交待在术门了。
“那你待如何?我术门虽比不得你九首道长这个无上高手,但我术门也不是谁想闯就能闯的,我术门的这些弟子,虽境界不如九首道长你,可有着大雷火弹在手,想来九首道长也讨不得好去吧。”飞鹰到是也硬气,硬顶着钟文这么一个无上高手来。
钟文冷笑一声,“哼,就凭你们手上的这些火器!也想让贫道退走,看来你们也太小看贫道了。”
随着钟文的话一落,庞大的内气开始涌出,往着石屋周边所有人袭去。
“砰砰砰”
片刻之间。
除了飞鹰几人之外,所有术门的弟子,皆被钟文所涌出的那股庞大内气给袭飞倒退,跌落在地上。
就连他们手中所捧着的,所谓的大雷火弹,也随之滚落一旁去了。
当飞鹰几人见此状况,直接就愣在了当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
任是谁。
估计也没有觉得内气还有着这样的用法了。
而且。
内气对于所有人而言,那是用一点就少一点。
损失的内气,那可是需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补回来的。
而如今。
眼前的钟文,却是涌出一股庞大的内气,直接把他术门的弟子们都给轰飞,这已经超越了他们所有人的认知了。
“你!!!”飞鹰惊恐万状的看着钟文,在他的脑中,实在找不到任何的词句来指责钟文了。
这一息不到的时间,自己这一方的弟子,无人能幸免。
这是什么样的实力?
哪怕就是他们的太上长老出现,也是敌不过对方的。
“我只要火蛟胆,至于他曾经所伤我的那一剑,如有火蛟胆在,那这一剑之仇即可一笔勾销。要是没有火蛟胆,今日,无论如何,我都会灭了你术门。”钟文厉声而道。
钟文能找的借口,无非就是当年鱼肠给他的那一剑了。
如没有当年之事。
钟文还真不好找个借口到这术门来闹事。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討論-第九百三十六章   聞寶心動欲入地推薦
毕竟。
身为一个无上高手,动不动就要灭人家一门,可见他这个无上高手,根本不是为了天下百姓,而是为了自己一私之利。
但话又说回来了。
到了此间的钟文。
在无他法的情况之下,哪怕背上一个自私自利的名声,他也要得到火蛟胆。
自己女儿的命最大,哪怕不惜灭了这术门。
或许,这样的做法得不到别人的认同,但钟文也只能这么去做。
有一句话说的很对。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当然,这只是当下世人最表面的认知了,毕竟,这句话的原意,却并不是如此的,而是指人不修身,天地所难容。
“哈哈哈哈,原来所谓的道门无上高手,就是这样的一副嘴脸,为了我术门的火蛟,却是不惜要灭我术门,看来,世人所奉敬的九首道长,也不过尔尔罢了。”此时,整个山凹中,却是传来一阵阵声音。
而这股声音,正是那术门的太上长老柳叶所出的。
人未到,声音却是到了。
而且,这股声音,却是响彻在这术门的山凹之中。
钟文闻声后,就已是猜到,这术门之下,必然有着不少的传声孔,而且可以肯定山凹之中,有着不少的气孔。
而这股声音,估计就是那柳叶透过那些气孔传出来的。
“哼!那又如何?我九首至少也好过你们术门吧,到处抓人挖洞,连尸骨都不一定能见得到,比起我九首来,你们术门存在这世上,那只不过是毒瘤罢了。”钟文冷哼一声,随之回敬了一句。
“即然九首道长想要得到我术门的火蛟,那就自行下来取吧,我术门即便是被九首道长灭了门,那也是我们的命数。”柳叶到是不再想与钟文辩口舌,随即放下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