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火影之神級系統-第788章 這不對勁!展示

火影之神級系統
小說推薦火影之神級系統火影之神级系统
叶良的身影冲了出去。
这场比斗,已经不单单是为了帮助紫家跟白家化解矛盾,更是叶良从中获利,解除自身妖毒的绝妙良机!
这样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
捕风!
捉影!
分身之术!
“孽畜!赶紧给小爷投降吧!”为了赢,叶良穷尽手段,连最最低劣的下级忍术都被他使了出来。
场面各种眼花缭乱!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火影之神級系統 歪嘴佩恩-第788章 這不對勁!分享
在场的诸位谁又能比叶良学会的招数丰富,各种层出不穷的奇特招数全往白耳少年的脑袋上招呼。
周围的紫灵等人都看呆了!
白耳少年被压制了。
倒不是他的实力不济,而是太多招数他没有见过,叶良又在其中掺杂了一些法则之力,就这导致,有些招数看似牛B,其实毫无用场。
有些招数相貌平平,当造成的伤害也是海量的!
不清楚其中奥秘的白耳少年果然慢慢下风,他从比斗中心,慢慢逼向一角。要不是他们没有固定具体的场地,恐怕这白耳少年早就被骚气的叶良击出了场地。
“白闲他输了。”
那名手拿拐杖的老妇人缓缓道。
“输了?真的嘛!怎么可能,他的招数一直简单平平。白闲虽然被他压制,但是自带多种上古异术傍身,就算是叶良恐怕也不能短暂秒杀他吧。”虽然希望叶良获胜,但紫灵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叶良的获胜。
因为白闲可是自己家族的第一人!
或者说是年轻一代第一人,除了一些上古宗门的少主,她还真没有见过,还有谁能够战胜目前实力的白闲。
“哎!”
老妇人摇了摇头,并非她不想看到叶良获胜,而是白闲终究是自己族人的骄傲。如今,自己的骄傲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类打败。
任由这人类有多俊俏,恐怕这妇人都无法开心的起来。
她看着底气不肖的白闲,解释道:“看似白闲败不了,那只是叶良手下留情!你不知道,有几次白闲本该已经死了,要不是叶良手下留情,这里站着的不过是个死人。”
老妇人说的对,叶良确实没有下死手。
虽然这冰封玄灵术他必须拿到,但也并非意味着要杀死白闲。这里这么多人,要是他真干掉了他,恐怕他也别指望从这里跑了。
“你在干什么,看不起我嘛!王八蛋,老子告诉你,要打架就认真打,就算输了老子也能接受,在这么婆婆妈妈,就怪我看不起你了。”白耳少年将刺中自己肚子的钢剑挑断,一脚叶良叶良踹了出去。
刚才这一剑,如果不是叶良刻意刺的肚皮,他早就死定了!
白耳少年可没有叶良那种毫无要害的不死之术。
“那就得罪了!”叶良沉声一句,他借着白耳少年行动不便,短暂加速的动用了瞬身术,对方确实有手段惊人的异术,但这短暂的时间,他也没有机会使用。
白耳少年的神级钢爪也无法抵御后背。
叶良将手中的长剑直接透过他的后背,插在了他的胸口上:“放心,只是右心房。”叶良淡淡一句,退到了一旁。
胜负已分!
虽然此剑依然没有刺死白耳少年,但插入胸口的剑已经深深的重创了白耳少年的身体,那刺中对手的长剑,也像在场的观众诉说。
如果刺中的是左边,这已经是个无心的人。
“少爷!”在场的下属全部冲了上来,他们全是白氏的下属,此时当然不会跟叶良客气,拿起各自的武器就朝着叶良砍了过去。
“都给我退下去!”白耳少年突然出声。他制止了下属之后,一字一顿的看着叶良:“干的不错,你确实配的上紫灵。今天的一仗是我输了,但不代表我就会放弃紫灵。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你对紫灵不好,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他拔出长剑,扫了扫周围的下属。
“走!”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火影之神級系統 起點-第788章 這不對勁!相伴
一行人在他的带领下,离开了这里。
周围的紫氏一族全都送了口气。
她们万万没有想到,本来不可一世的白家皇族居然真的败了!而此时,她们也跟那位老妇人一样,对未来充满了忧愁。
外界的修士都这般强大了?
那我们这些天狐一族还该不该重出人世呢?
对这些因为压榨被迫留在天狐界的狐狸来说,外界一直都是可观不可入的存在。但她们也永远记得,自己的祖先也是来自外界,如果有天天狐一族崛起,她们还是渴望着离开这里的。
“好了,都楞着干嘛,开始婚礼啊!”老妇人打破了宁静。那些负责布置场景的侍卫,刚刚听完,就马上开始布置环境。
叶良却在此刻,拿起了那本被白耳少年丢在一旁的书。
冰封玄灵术!
太好了,老子体内的妖毒有救了!
对于叶良来说,自由才是一个人永生向往的存在,能够无忧无虑的翱翔于天地间,又不用受到各大组织,各种人情世故的制约。
想要完成这一步,除了提高境界外,就是拥有各种各样的神通。现在拥有了解除妖毒的办法,这才让他的心思开始舒缓。
至于拜堂成亲是什么意思,那就另说了。
“话说,我都已经拿到秘籍了,就不用继续举行仪式了吧!”叶良被族人看着走到老妇人面前鞠躬,人都傻了!
“一拜天地!”
叶良:“….”
两人对着老妇人鞠了一躬。
“二拜高堂!”
老妇人笑眯眯的看着叶良;“虽然我不是紫灵的亲生父母,可好歹也是长辈,你们就迁就一下吧。”
叶良:“我TM裂开了!”
“夫妻对拜!”
小厮喊出这一句的时候,叶良彻底懵逼了!
夫妻?
什么鬼夫妻?
自己不过是借本秘籍的,怎么还会有夫妻一词?
难道自己正在行驶的其实是结婚仪式!
叶良看了看身上的新郎礼服,又看了看面前的惊醒,流了冷汗。
他明悟了!
彻彻底底的明悟了!
怪不得自己赶来,那位老妇就赶走了唯一外人的言冰云,后来又对自己百般哄骗。特别是那位出来滋事的白耳少年。
自己明明没有得罪他,却百般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