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五十四章天道紫霄宮,我當掌教尊(大結局下)鑒賞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宿钧的意识浑浑噩噩。在开天神幡击碎元神时,他感觉自己化作一缕灵光,在混沌浮浮沉沉。
不知何时,他眼前出现一颗奇妙的种子。那枚种子扎根混沌冉冉生长为大树。无数枝桠肆意伸展,一片片树叶展开大千世界。
“世界树?”
莫名的,宿钧出现这个概念。
很快,茂密繁盛的大树开始衰败。先是世界叶一一脱落,然后是枝桠主干,最后是根部……
熊熊劫火焚烧世界树,到头来只有一条老根在混沌中摇曳。
混沌不记年,不知过去多久,老根重新焕发生机,再度开启新的宇宙。五十六亿年后,这个宇宙再度毁灭,又变成一条老根再度孕育宇宙。
就这样不断重复宇宙轮回,老根从最开始的一条逐渐铺成一片。
“量劫和无量劫。”宿钧立刻明白自己眼前的这一幕是什么。
这是曾经某个无量量劫的计算方式。那个无量量劫没有劫碑,而是通过世界树反复重生的方式,计算无量劫。
在最后一个量劫,老根彻底枯死,再也没有重生。那盘虬在一起的根系被无量劫之力摧毁,只留下一只木杆吞吐混沌元气,形成至宝雏形。
“元始天尊的神幡?”
宿钧蓦然震动,意识彻底清醒。
“这是神幡记录的诞生来历?”
……
无独有偶,在泰皇砸出鸿蒙钟后,任鸿也看到鸿蒙钟的传承。
那是一个由钟声开辟的无量劫纪。
在一声沉闷的声响中,宇宙开始演化。然后又在一声钟响,宇宙毁灭。烈火包裹着残破宇宙废墟沉入下方,在其上又有新的钟声开辟新的宇宙。反复几万次,无数宇宙废墟累加在一起,宛如一口巨大洪钟。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五十四章天道紫霄宮,我當掌教尊(大結局下)閲讀
最后一个量劫之末,当最后一声钟响伴随无量量劫到来。整个无量劫纪的痕迹化为乌有。宇宙废墟点燃的火海内,有一口神钟冉冉升起,落入某位混沌神圣掌中。
接下来,新的无量劫纪开始记录。那是一本书。最初的书仅打开第一页,在这一页上书写宇宙天道。
当宇宙衰败,这一页彻底写满后,就翻到下一页。
一页页翻动,宇宙一度度毁灭。
在最后一页,劫火再度出现,将整本书点燃。
这本书显然没有大钟的运气。当下一个无量劫纪开始,这本书彻底销毁。
新的无量劫纪,出现一只火炬。
当火炬出现第一道火光,宇宙在火焰中诞生。当火焰熄灭,宇宙随之毁灭,同时火炬缩小一寸。
第二个宇宙开启,火炬再度点燃,然后再度熄灭,火炬又小了一寸。
就这样,当最后一个宇宙量劫出现,火炬只剩短短一寸。当无量劫火再度出现,火炬也化为乌有。
接下来还有图卷、宝珠、古井、罗盘……
每一个无量劫纪,都有自己的记录方式,有自己孕育的至宝。但最终,都没有度过无量劫纪。
任鸿纵观一个又一个无量劫纪,仅仅看到两件完整的至宝。
“鸿蒙钟竟然是完美记录一个无量劫纪的混沌至宝?另外一件是老师的神幡?”
按照任鸿的认知:只要教主升华大道,并且打入某件法器。让这件法器具备不朽永恒的属性,就可称得上“至宝”。
但显然,鸿蒙钟来历不同。这是一个无量劫纪孕育出来的天然瑰宝。自劫运而来,天然便有避劫之力。
“等等,如果鸿蒙钟可以避劫。那么我演化的勾陈神庭……”
假如勾陈神庭能度过一个又一个量劫,是不是也能化作这种混沌至宝?
“不,不对,泰皇是指点我操控劫火——父皇的肉身。”
毕竟那么多无量劫的瑰宝销毁,只有两件至宝留存至今。
当然,从鸿蒙钟的记录来看。泰皇和元始度过的无量劫纪比所有教主都要古老,甚至他们自身都迎来了一次换代。
不过关于那一部分记录,鸿蒙钟很模糊。
任鸿仅仅看到,元始天尊和泰皇陛下依仗两件至宝在混沌大打出手,然后同时消失不见。再然后,就是新的泰皇掌控鸿蒙钟,而元始天尊握着神幡创世。
“小子。你要行天道之法,却也别忘了。天道出自鸿蒙,没有鸿蒙混沌,又何来宇宙天道?”
朦胧的身影出现在任鸿眼前,泰皇分神指点道:“六合天象珠虽好,却只能承载天道,难以触及鸿蒙。”
“你真正的本命灵宝,是这个吗?”
本命灵宝?
任鸿眉心飞出三寸仙光,勾陈如意自动跃出。
不错,勾陈如意才是他的证道之宝。六合天象珠虽好,却是镇压洞府气运,彰显玉清身份的象征而已。
拿着如意,任鸿闭上眼,参悟泰皇传授的鸿蒙道法。
……
宿钧在神幡中又碰到元始天尊的神念。
天尊淡淡道:“你师传承鸿蒙大道,你的太一紫气和他一脉相承。但要知道,你的道理是‘星辰’。你要证道,就要把星辰之道和太一之道结合。”
“星辰和太一?以太一为源,炼化满天群星?”
“太一是起源,又何尝不是终极?”
“既然太一可演化群星,又何尝不能归灭群星?”
想到这,天尊嘴角一弯,似有所指:“太一元始本出一源。太一能炼星,元始大道也可以。你若修行元始大道,只需把持形而上之的万物源头,自然能参悟群星道理。待万物归灭,一切又重归元始,再开星辰宇宙。又何须专门弄出一个归墟,多此一举?”
“这是一而二,二而一的道理,何须三生万物?”
天尊指点下,宿钧开始研究自己的宇宙道理。
他模拟宇宙大爆炸,以太一紫气为源头,点亮一颗颗星辰。而当星辰寂灭,太一紫气又将一切吞没,再度回归原点。
天尊见状,默默遁回神念。
但突然,他意识朦胧,犹如陷入梦境一般。
光怪迷幻的梦境世界回荡缥缈之音:
“天道混沌两相对立,教主大道永恒不朽,看似美妙绝伦。奈何到底不得长久,教主终有永眠之劫。”
“沉沦永眠梦境,难逃无量轮回,终究不得超脱。”
天尊耳畔响起两句话后,再度睁开眼。
因为他和泰皇的动作,教主观测宇宙的意图中止。好几位古神教主打着哈欠,跑回去睡觉。只有三皇、后土等大神,还在等待混沌气旋中的结果。
灵宝大天尊过来:“师兄,我想起一件事。咱们在时光长河中破解时光迷瘴,你一个人解析两个人的工作量。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联络了一位同道,拜托他帮忙。”
“哎?大师兄吗?不对,难道是某位仙道教主要苏醒?“
天尊微微摇头,笑而不语。
一个只能在梦中相会的存在,要不是自己陷入永眠,也遇不上他。
……
混沌气旋中,任鸿率先醒来。
他身边道音震动,宛如大道希音响彻混沌,重新厘清天道秩序,开辟一片属于自己的小天地。
“大罗第十天吗?”任鸿喃喃道:“失去宇宙权柄,我道行跌落太多了。”
就连如今的十重大罗天,都是他刚才得泰皇指点的结果。
看向自己目前所在。
泰皇出手打碎宇宙,将一切转化为混沌。不论是他的六合天象珠也好,一众大罗仙家也罢,统统坠入混沌中挣扎。
那些大罗天尊支撑道天,强行抵挡混沌元气,可终不能长久。
在这里,太初的情况明显要好。
虽然没有六合天象珠和万神钟,也没有宇宙庇护。但他演化无量鸿蒙,本就是混沌生灵,如鱼得水般自在。
太初吞吐混沌元气内造鸿蒙领域,身上已经冒出类似教主的气息。
“必须加速了。”任鸿脚下天道境运转,六合神兽背负道境横渡混沌气浪,看到气浪中浮沉的一尊棺椁。
那是伏羲的遗蜕,曾经天皇夺舍的真身。在这具真身中,有着上一个无量劫纪遗留的道伤。换言之,这具真身就是一个无量劫纪的残留产物。
棺椁喷涌神光,镇压附近的混沌元气,开辟一重太昊圣境。
“如果用父皇真身炼宝,或许能炼成至宝吧?”
任鸿闪过这个念头,快速扑向棺椁。而不知为什么,鸿蒙钟似乎有灵智一般,也跟着他飞向棺椁。
他面色一顿,试探着抓向鸿蒙钟。
小钟毫无反抗,直接被任鸿拿在手中。
任鸿催动《八风经》,鸿蒙钟震动一道金环,压制周围的地火风水。
“泰皇陛下将鸿蒙钟借给我使用?”
一边想,任鸿一边来到棺椁处。
“任鸿——”
银光从远处飞来,宿钧拿着开天神幡也来到此地。他跳到伏羲的棺椁上面,任鸿眼皮一跳,赶紧把他撵下来。
“你拿到神幡,是我师出手了?”
“嗯,天尊暂时把这神幡借我。”
两人对视,一模一样的脸流露同样的不解。
泰皇把钟给任鸿,元始把幡给宿钧,这是不是弄反了?
这两位大佬想干嘛?
“总之,先开棺吧。”
昔年天皇陨落,泰皇为伏羲敛尸。
任鸿敲击鸿蒙钟,震碎棺椁外面的神钉。那一枚枚金钉射出,化作一根根龙牙罗列在混沌,继而有神龙诞生,扑向任鸿、宿钧。
这条神龙背部有三千龙骨,受混沌之气点化,竟是一头不逊色天龟的混沌生灵。
“滚开!”宿钧晃动开天幡,混沌罡气嗖得射出,将这条龙牙巨龙碾碎。
打开棺盖,轰得喷涌无边火焰。
“是劫火。”
任鸿宿钧不假思索,展开神钟、神幡保命。
他们得到至宝传承,明白无量劫火的可怕。
那可是焚烧一个无量劫纪,将无数宇宙废墟化为乌有的恐怖火焰。
羲皇之所以伤势难以治愈,正是劫火的可怕之处。到头来,羲皇只能选择褪去真身,超脱之后再度真身。
神钟铛铛作响,一道道金环裹着二人,无边鸿蒙紫气扑向劫火,抗拒劫火的威能。宿钧摇动开天神幡,每一道混沌罡气劈出,强行从劫火中演化一座火焰宇宙,削弱劫火的力量。
幸好劫火存留不多,又被伏羲神力不断炼化镇压。任鸿二人这一番动作,将劫火彻底熄灭。
混沌中,伏羲似有所感,自上一个无量劫的牵绊,在这一刻彻底斩断。
这一刻,他的伤势才真正痊愈。
……
棺椁中火焰散去,露出一截金色龙骨。那是伏羲的脊骨,历经劫火而不损,是打造至宝的材料。
“任鸿,用你的净世天剑吧。”
两位教主指点鸿钧二人对付太初,办法很简单:净世天剑记录一个量劫的劫运力量。只要略作升华,即可模拟一丝劫火攻击太初,破去他的无量鸿蒙境。
“好。”任鸿取出净世天剑,扔入棺椁中。
劫火固然消失,但些许余温灵韵勾动净世天剑中的净世天火。
净世天火是太羲所创,焚灭宇宙,开辟宇宙的特殊火焰,融合九大神火之功,正是劫火的仿制版。
纯白色天火灼烧龙骨,逐渐变成金红色,而龙骨也重新变成一口神剑。
“任鸿,你拿剑,我去折腾那玩意。”
任鸿点头。
站在棺椁前等候净世天剑晋级。
宿钧离开后,化作一只只蝴蝶在混沌气浪飞舞,寻找其他大罗仙家的踪迹。
如南华、多宝之流,强行开辟大罗天镇压混沌,保护自家门徒。
这时,天龟在混沌中游曳,一一将他们拖上自己的龟背。宿钧找过来时,天龟已经聚集一大群人。焦顼也以元神之体显化在侧。
“正好你们都在。”宿钧:“六合天象珠崩碎,我们联手祭炼大道,再度打造一件教主至宝。”
“还来?但现在去拿找材料?”
“放心,一会儿就有。我们先拿六合珠和万神钟的碎片顶一顶。”
万神钟被鸿蒙钟碾碎,碎片和六合珠碎片混在一起,处于混沌漩涡的正中央。白茫茫的光雾徘徊升腾,若隐若现一座宫廷——勾陈神庭。
宿钧挥幡劈开混沌气浪,招呼天龟过去。
众多大罗仙家联手祭炼,配合宿钧的天帝大道,强行打造一处万圣大罗天将万道包容炼化。
勾陈宫在太一紫气纠缠下,逐渐退去白芒,变成一座紫气升腾的宫殿。
“天道紫宫?”青玄想起任鸿提及过的“紫宫圣境”。那圣境是宇宙天道的核心具现,似乎就是眼前这座。
“不错。我试着把天道重组,然后带入下一量劫。这座天道宫就能永镇天道,不受量劫所扰。“
日后,只要能避入这座天道宫,就能度过一次次量劫。当然,更强的无量量劫能不能度过,那就只有最后一刻才知道了。
火熱都市小说 玉虛天尊-第六百五十四章天道紫霄宮,我當掌教尊(大結局下)分享
不过这等避劫方式在古老时代,教主们就尝试过。度量劫尚可,度无量量劫很难。
但对目前的诸仙而言,无疑是最佳方式。
南极帝君屈指一动,联合青玄帝君引来破碎的时光长河,将宙光神水重组,将十二道纪的历史打入这座道宫。
忙活完这一切,宿钧再度跑出去跟任鸿汇合。
棺椁中,龙骨和天剑彻底融合,再不分彼此。
“成了。”
任鸿拿起神剑,主动和飞过来的蝴蝶融合。
鸿钧再出。
他头顶鸿蒙钟,一手持开天幡,一手握净世剑,冲向太初演化的无量鸿蒙境。
在混沌之中,无量鸿蒙境不断内敛,一重重大罗道境如蚌纹排列,每隔几层道境便有一枚混沌宝珠。
宝珠中孕育乾坤,竟是一座完整的天道圣境。
“他倒是研究了不少东西了。”鸿钧道人脚踏玄清灵云,挥剑斩破层层道境。
“太初,你我最后一战,还是不敢露面吗?”
鸿蒙紫气变化,一张人脸出现在这一层鸿蒙道境。
“你要战,那就来最深处寻我吧!”
如今的鸿蒙道境被他开辟三千重,鸿钧道人每进入一重道境,便感觉自身大道削弱一层。
幸亏他有鸿蒙钟护身,只消轻轻敲响神钟,震碎一层外壁,即可消除压制。而净世天剑蕴含劫运之道,也可斩碎混沌宝珠,破灭那一座座乾坤世界。
就这样,鸿钧道人来到鸿蒙最核心处。
那里,并非鸿蒙景象。而是一座完整的天地,一段早已毁灭的光阴——太昊帝纪。
鸿钧道人面色平静:“老爹的帝纪,原来如此。他让你帮他复原他的时代吗?可惜……”
剑光一动,金红焰光将眼前的一切彻底吞没。
“天印。”太初双手捏印,再度施展咒术,将两件至宝逼退。
本来,他没报多少希望。
在两位教主亲自下场后,他的结局已经注定。
但他一出手,那两件至宝自动离去,仿佛仅仅只是为了将鸿钧送到此地。
“看来,那两位希望你自己来对付我。”
鸿钧仍旧波澜不惊,双魂归一后,鸿钧道人的意识前所未有的空明。宇宙大道在他脑中勾勒,任鸿参悟的鸿蒙大道,宿钧领悟的太一星辰道法,统统在他心中重组,演化独属于他的鸿钧大道。
玄清、鸿蒙、仙道、星辰、六合、佛道、杀伐……各种大道一一流转,最后组成鸿钧天道圣境。
太初见他不动手,伸手在道境中一招,亮出他刚才仓促祭炼的神兵——钺皇浑天戟。
昔年天皇神兵,太羲召唤之宝,辗转在风天越手中大放异彩。如今在混沌之刻,太初再度取回此物,祭炼为鸿蒙神兵。
神兵一动,阴阳判,日月成,天地万道在这一刻尽数爆发。滚滚鸿蒙气浪吞没万物,将鸿钧道人团团围住。
鸿钧挥剑一闪。仙、神、佛、魔、天、人六重圣境展开,层层叠叠的大道神光喷涌,鸿蒙气霎时间支离破碎。
“我说过,这一场我们赢定了。”
剑尖劫火闪烁,鸿钧道人轻飘飘一指,那团火焰飞向太初真身。
……
紫宫中,众多大罗仙家等待结果。
他们看到远方的无量鸿蒙崩碎,一团劫火灼烧鸿蒙,在里面祭炼了一座宫殿。
然后,那座宫殿崩溃后又再度变化为劫火。劫火之中,又再度出现宫殿。仿佛辗转无数次,最后劫火凝练为一枚紫色神石被鸿钧道人拖过来。
“小子不蠢。”
泰皇和天尊相视一笑。但想起二人这些岁月的争斗,果断扭过头。
他俩指点任鸿宿钧修行,甚至主动揭开自家至宝的最大隐秘,也是为了借鸿钧之手进行一次实验。
太初的无量鸿蒙境本身,就是对混沌世界的模拟尝试。那么,如果在那个最核心的鸿蒙境内制造“劫根”,模拟一个无量劫。那么这个无量劫诞生的宝物,是不是可以度过真正的无量劫?
鸿钧道人操控劫火,在无量鸿蒙境内炼制了一座天道宫。并且用这座天道宫度过无量劫,宛如鸿蒙钟和开天幡的仿造品。
“此地,便称作紫霄宫吧。”鸿钧道人拖着神石融入天道紫宫。借鸿蒙、天道双重力量,打造了一座真正的宇宙宫殿。
这座宫殿历经量劫而不朽,它具备大罗天的奥妙,蕴含起源和毁灭的双重特质。
当紫霄宫建立那一刻,地火风水自动分离,重新开辟一座新宇宙。
没错,新宇宙建成了。
不需要创世神,不需要教主开天。这座紫霄宫既是宇宙的渡劫方舟,也是宇宙的开辟者。而最后,也会成为宇宙的毁灭者。
宇宙开辟,阴阳初辨。上一量劫封存的无数真灵飞入新宇宙,迎接新生。百花谱、轮回盘等等灵宝自动落入新宇宙。菡萏、云嘉等人的真灵也在新宇宙依附元气运化。
大罗天尊们看着先天道炁衍生,纷纷依附道炁化生。
焦顼、纪清媛、无当圣母等看着鸿钧道人。
道人笑道:“你等且去,稍后再会。”
三道元神从紫霄宫遁离,飞向新宇宙。
……
混沌,教主们看到宇宙重新演化。
“我们不能放任一位永恒的创世神出现。但是,一座永恒不朽的宫殿,却没问题吧?”
泰皇询问众位教主。
教主们纷纷颔首。没错,一座宫殿而已,尚在容忍范围内。
“但这座宫殿谁来执掌。”血海老祖:“执掌这座宫殿,就意味着掌控量劫轮回,成为我辈教主的第一人,是天道主人。”
“这就需要我们来争了。”泰皇哈哈大笑:“诸位,咱们以往历劫入世,只是为了庇护部下门徒。如今,咱们不妨多一个玩法。”
“每一次宇宙开劫,咱们各自下场夺取紫霄宫。谁掌控紫霄宫,谁就是天道之主,操控一个量劫的天命。”
“至于这个量劫的规矩,就由紫霄宫主安排。”
教主们都是一群穷极无聊,闲着没事干的人。对这个新玩法,自然没意见。
只是……
鸿钧道人似有所悟,看了一眼远方的教主们,低声喃喃:“也罢,现在势比人强,姑且让给你们。不过这座宫殿,终有一日归我所有。”
届时,我才是道祖。而你们这些教主,我统统都要收入门下,乖乖当老祖的徒儿吧。
……
教主们合计后,三清道尊率先下场,三道祖炁落入清霄彩云之间,孕育三清尊神。
泰皇不落其后,裹着神钟入世,再度显化东皇太一之相。而这一次,他选择太阳星。
羲皇娲皇衡量一番,彼此化作一团先天阴阳祖炁落入大地。
血海老祖冲鸿钧道人比了一个中指。
“任鸿小子,这一量劫老祖放弃争位,专心打压你,你等着吧。”
血光遁入幽冥世界,演化浩瀚无垠的血海,同时创造三千血族。
佛门三教主彼此看看,阿弥陀念了一句佛号,主动入世。
准提佛母询问释迦:“师兄入世,你我必有一人护法。这一次你去还是我去?”
“泰皇立下新规矩,不妨一起走一遭。但我真身降世太晚,娑婆佛国出世时,恐怕紫霄之争早已结束。不若暂借‘宝藏如来’名号,入世行走一番。”
佛母和如来追随阿弥陀佛入世,降临大地西方。
烛龙俯览新宇宙,喃喃道:“你们走得未免太早。连宇宙时序都没确立,就这么直接下场了?”
他仔细一感应,这个量劫自动定义为五十六亿年,有五大道纪之劫。每一道纪有一万元会,每一元会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每一元会的时间,几乎等同上一量劫的时间。
但对烛龙而言,从混沌之外观测,两个量劫的时间进度一致。只是宇宙内的刻度,被重新细分一下罢了。
“又是玄门龙汉、赤明、上皇、开皇、延康的五大道纪?麻烦……算了,跟着泰皇走一遭吧。”
古神摇身一变,化作浩荡长河融入新宇宙。宙光神水粼粼闪过,新的时间长河出现。
在场教主只剩下镇元子和后土娘娘。
“娘娘,你要不要走一遭?”
“去跟娲皇打架?本宫才不干,你们慢慢玩。本宫回去睡觉。”后土挥挥手,转身遁入混沌,不见踪迹。
倒是其他几位古神教主对新宇宙颇为好奇。
有一尊古神入世,遁入东海化为龙祖,掌控这一宇宙的万龙大道。
还有一位古神专司轮回之道,来到幽冥世界开辟轮回,化身轮回教主,和隔壁的血海老祖抢地盘。
镇元子看了半响,最后带着人参果树入世。
当所有教主纷纷下场后,紫霄宫前的鸿钧道人微微一笑,重新解体为任鸿、宿钧。
两道元神落入新天地的清霄云间。一个化作群星之主,一个化作九天之神。这一次,他们会直接以兄弟神的身份出世,掌控勾陈、紫微业位,成为先天不朽的大罗仙家。
天地玄黄外,我当掌教尊。诸位教主,我可从来没说过,紫霄宫要让给你们啊。